首页
手机版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章教程 > 影视娱乐 > 顾安童司振玄《原来情深不浅》昨天喝多了(图文)

顾安童司振玄《原来情深不浅》昨天喝多了(图文)

2020-03-31 11:53:51 来源:七宝手机站 我要评论()

用手机看

扫描二维码查看并分享给您的朋友

顾安棠苦笑。她左右为难。她只能赌一辈子。赌博经理不会让她失望的。

只是她和思月云一开始的关系是好是坏,他们之间有一些好的感情。她没想到自己最终会嫁给四声轩,一个不会说三句话的男人。

他们一言不发地回家了。

秘书家的所有成员都感到惊讶。怎么了?不是因为他结婚了吗?怎么了,司振轩老板又和新娘回来了?

司振轩不理睬别人的目光,对顾安棠说:“先回房里去吧?”

顾安彤的脸颊微红,点了点头,跟在司振轩后面。

新房子位于别墅的后院。140平方的房子完全是中式装修,这让顾安棠有点意外。

司振轩说:“我听说你从小就喜欢中国文化,你应该更喜欢这种风格。新房子……”

他停顿了一下我和设计师沟通过。”

惊呆后,顾安彤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她看了一会儿房间,走进卧室。床是空的。她和四月云的结婚照被删除了。

她心痛,有些情绪再也抑制不住了。

司振轩一言不发地跟着顾安棠。不料,她突然转过身,头撞在他的怀里。

司振轩帮助她。她躺在他的怀里,轻轻地抽泣着,“对不起,你能让我这样呆一会儿吗……”

“没关系。”他们俩都很奇怪。司振轩慢慢伸出手来,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“我真的那么坏吗?太糟糕了,他甚至毫不犹豫……”她抬起红眼睛问他。

四轩知道她在说四月云。她微微抬起薄嘴唇,轻声说:“你丈夫现在是我了。”

顾安彤有点不好意思。他擦干眼泪。”抱抱,对不起。”

司振轩看着婚床,微微抬起下巴。你晚上睡得很早。我去书房休息一下。”

“你……”顾安桐松了一口气。

司振轩走到门口转过身来:“虽然我们已经结婚了,但毕竟感情还没到。既然你心里有我哥哥,就等他吧。也许他会改变主意。”

说着看了看手表,“我有一些重要的信息要通宵阅读。请明天早上打电话给我。”

他说完就走了。顾安彤坐在床上。没想到,这是她的新婚之夜

事实上,顾安彤感谢司振轩救了她的脸。他没有和她住在一起,尊重她。毕竟,他们一句话也没说。司振轩的目标是赢得这次合作。他不在乎最后谁会得到信任。但遗憾的是,最近几天,顾安棠将两兄弟的关系置于危险之中。甚至他的解释也容易被误解。

司月云带着姜暖来到司振轩身边,自然地笑了笑大哥,你什么意思?你总是努力工作,休息不好的时候不会放松。我真的不明白。”

顾安彤注意到,姜楠今天也打扮得很好。本季最火辣的红色蕾丝裙就在她身上,她脚上穿着一双近10厘米的高跟鞋。她的妆容很精致,就像米兰街上的一个现代女孩。

顾安彤走到司振轩身边,有点惊讶地问:“姜暖,你怀孕了,怎么还能穿成这样?”

司振轩把沈周的山水画交给司月云,“如果你能成功,我自然很高兴。你走吧,我不和安东说话。”

“真的吗?”姜楠有些不相信地看着顾安棠。

其实,四月云在事业之初就和四轩有着很好的关系,但他也对顾安东感到困惑。

他自己提出了挑战,但他没有感谢大哥在婚礼上给他家人面子。他甚至因为母亲的话而误入歧途。他的直觉是,司振轩之所以嫁给顾安东,是因为他想抢家族的继承权,所以他更不可能对司振轩有好感。

顾安东虽然想反驳,但他认为司振轩这次装作聪明的举动有点不耐烦。他想了想,不得不克制自己。他对主人教她的那些话,心里一言不发。他在任何事情上都很冷静。

最后,顾安彤选择挽着司振轩的胳膊,让他处理时事。

司振轩点点头:“不,求你了。”

姜楠的脸变亮了。他拉着拉西月云的手,示意先上楼去找谢二爷。只要他能把今天的合作拿下来,谁敢说思月云是个已经放弃的花花公子?

江暖书记岳云上楼时,顾安彤松开了手。她有点担心地看着振宣书记。相反,振宣书记转过身来问:“你刚才为什么不反对?”

根据司振轩对古安东的理解,她应该反对姜暖的岳云,这似乎已经成为她最近行动的主要目的。

顾安东低声咕哝道:“我没那么傻,思月云没有工作经验。江暖不是做大事的料。这两个人能一起谈论合作真是太神奇了。你显然要帮他们收拾烂摊子。”

司振轩微微扬起眉毛,“你……”

“当然,这次合作的功劳一定是来自司月云。与你无关。即使我不舒服,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毕竟,这是你的决定。”顾安彤转过头,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小摊位。摊位上有许多手工艺品。摊主在喊。

镇轩书记的眼睛很少滑落一个微笑,伸手握住顾安彤的手,“向上等等”

这家茶馆位于云海巷黄金地段。厚重朴素的大门上挂着一块牌匾,上面写着“玉明阁”。打开大门后,几排竹桌摆放整齐。偶尔会有闲散的游客坐在里面喝茶聊天,或者里面有棋盘,这是一种相当悠闲的下棋、点花的感觉。

在大门口,还有一位女士专门展示茶道。她风度翩翩,笑容中透着江南特有的气质。即使你不喝一口茶,你也能感觉到清澈的宁静。

顾安彤从小就和师父一起学习。他对品茶一向有自己的兴趣。他鼻子里有淡淡的茶香,使她觉得自己正沉浸在入口处的风景里。

司振轩和站在门边的侍者聊了几句,就领他们上楼。

楼上有一个特别的盒子。装修风格与一楼不同。每一个小盒子周围都是成串的青竹。这个设计很独特。

顾安彤终于忍不住轻轻地拉住了司振轩,“这个谢二爷好像有点意思。”

“我见过好几次矛盾的人。”司振轩简单地回答。

就在顾安棠听了司振轩的话,不远处的一个箱子里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吼声。”我什么都说不清楚。我来跟你谈谈合作的事,然后出去!”

司振轩的眼睛微微一沉,径直走到包厢门前。他拦住了那个已经走出来的人。他笑着说:“谢谢你,请给振轩一张瘦脸。我们为迟到的交通堵塞感到抱歉。”

司振轩和谢剑臣谈话时,态度非常得体,这与过去冷淡疏远的感觉大不相同。他招手叫顾安彤过来抱住她的肩膀。他甚至把他们介绍给谢剑臣,“这是甄轩的新婚妻子,还有奉承家的女儿顾安彤。”

“你好吗?”顾安彤能感觉到谢剑臣的眼神突然变了,露出一副欣赏的样子。

事实上,她今天的着装也是“照顾人们的食物”。以沈州山水画和司振轩茶馆为例,我们可以推断出谢剑臣喜欢什么样的风格。显然,她的宝藏比姜暖的聪明多了。

谢剑臣看了看挂在胸前的古玉项链。”这是双色琴吗?”

琴瑟对玉很重要。在地球上,特别是在墓穴中,玉石的接触环境非常复杂。土壤的多样性或埋藏物的丰富性使玉具有不同的光泽。

秦色也有不同的看法和强调。比如,顾安棠现在穿的双色琴,叫天地玄黄。如果他们是三色琴,他们是桃园联盟或三元和声。四色琴叫福禄和寿喜,五色琴叫五福和寿寿。

顾安棠摸着玉,低声说:“谢谢你的视力好。这是师父以前送的礼物,但五色玉才是真正的宝藏。”

谢剑臣看了一眼小姬,看了一眼站在他旁边的司振轩。”你说过如果你迟到的话你会迟到的。你得叫你哥哥做什么?他不知道该问什么

之后,他转过身朝盒子走去。四月云和姜暖仍然坐在同一个地方,他们都对谢剑臣笑了。

“我发了一张照片,但我不知道为什么。我们谈谈公司的基本情况,语无伦次地说。这样的准备怎么会到这里来谈事情呢?”

那个穿着时髦衣服的女人说话很有条理,但当她问得很深时,回答却语无伦次。谢剑臣想起刚才的惨痛经历,只觉得很恼火。

不出所料,正如司振轩和顾安东所想,司月云没有工作经验。江暖虽然思想灵活,但不知道合作。他们总是领先于其他人,但他们没有做好准备。难怪谢剑臣很生气。

姜楠低声咕哝道:“一个月后我准备好这样的谈话了吗?我想我今天可以直接签合同。”

顾安彤冷冷地瞥了颜江暖一眼,坐在她对面。谢建臣在中间。眼前是张申周的山水画,旁边有一个放大镜。

显然,谢剑臣很高兴,当四月云送画给他在开始。他也仔细地看着。

热门软件

  • 电脑软件
  • 手机软件
  • 手机游戏
更多>

用户评论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