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手机版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章教程 > 影视娱乐 > 叶宁阎苑廷《久别终相逢》事实果然是这样(图文)

叶宁阎苑廷《久别终相逢》事实果然是这样(图文)

2020-03-31 11:52:26 来源:七宝手机站 我要评论()

用手机看

扫描二维码查看并分享给您的朋友

中午,阳光明媚的时候,叶宁站在西单娱乐城外,眼被这句金字刺痛。

“如果你想救你的父亲,不要冷笑我。”我耳边有一个魔鬼般的声音。

叶宁的呼吸有点迟钝。她转过头去看旁边那个又高又帅的男人。她拉了拉嘴唇,试着微笑。

颜园婷冷冷的眼睛瞥了她一眼,冷笑道:“笑起来真难看。”

叶宁温柔地捅了她一刀。严媛婷用长腿交叉着走进大厅。她闭上嘴唇向上走去。

跟着颜元庭到包厢。

“严先生,给你。”一个中年人面对面说。

“我好久没见到你了,”颜园婷温柔地说

魏先生看到叶宁的眼睛亮了。”哦,这是你的书吗?”

“你好,魏先生?”叶宁客气地说

魏院长握着叶宁的手,捏了捏她娇嫩的白手,笑着对颜元庭说严总,我认不出叶书记的妆容之美。”

颜元庭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冷光,脸上闪过的表情毫无表情,“但那只是又肥又俗的粉末。魏院长太表扬她了。”

”严先生说,“魏先生猥亵地摸了摸叶宁的手,“用粗俗的粉,叶书记漂亮在哪里?”

叶宁压下心中的厌恶,缩回去,“魏宗,开玩笑了。”

她去了颜元庭,坐了下来。

服务员很快端上了饭菜。葡萄酒局通常是一个促进关系的好地方,特别是当有一个女人和一个好的葡萄酒公司的时候。大家很快就成了兄弟姐妹。

有人一个接一个地向颜元庭敬酒,他只是象征性地啜了一口。子冉独自一人,散发着不允许进入的气息。

“严先生,我可以举杯吗?”一位迷人的女子优雅地走到颜园亭跟前,端起一杯酒,坐在男子的腿上。

男人搂住女人的腰,调情地抬起下巴笑道:“你不喂我,我怎么喝?啊哈?

叶宁的手在颤抖。

那女人欣喜若狂,拿着酒杯冲到他跟前。

叶宁的心似乎被刺痛了。突然,一只肥手搭在她的肩上。魏宗喝醉了,说:“叶书记来和我喝一杯。”

颜元庭眼中闪过一道奇怪的暗光,调皮地转动红酒杯,和坐在膝盖上看不清的美女有说有笑。

“魏先生,您说呢?”叶宁心中闪过一丝厌恶,他站起身来,悄悄地把他推到一边。”这是我为你干杯。”

魏先生坐在椅子上,拉着叶宁的腿,苦笑着说:“敬一杯,不如敬一杯。”

烟味和酒味混在一起,吹在她的脸上,叶宁很反感。想到父亲还在狱中,她抑制住自己的情绪,端起一杯酒,递到父亲的嘴边:“魏院长,请。”

颜元庭的眼睛冻得冰冷。

魏先生喝了酒,趁机摸了摸叶宁的背。

叶宁咬紧牙关,彬彬有礼。”魏先生,你和我们公司的合同是什么?”

“合同不急”,女秘书陪客户是个心照不宣的秘密。严元庭没有回应。魏校长更大胆。

他嗅了嗅叶宁。”叶书记,今晚只要你陪我,我就……”

叶宁刷地站起来,声音有点冷,“魏宗,你喝醉了。”

“哇!”忍不住,叶宁往上面倒了一杯红酒。

“你怎么敢扔我?”魏先生突然生气,挥了挥手。

一只大而清晰的手抓住了那人的手腕。

当叶宁看到颜元庭站在她面前时,他有点失去了理智。

魏总怒气冲冲地说:“严总,你什么意思?

颜元庭不理他,对叶宁说:“在车里等我。”

叶宁复杂地看着他,转身走了出去。

“什么?”魏总统看起来很不高兴。”严院长,这是给一个小秘书的,而且……”

“砰!”严元庭狠狠地踢了他一脚。

“哎哟!”魏先生意外地被撞倒了。”严先生,你对我这样对待一个女人。看来我们的合作是没有必要的……”

他还没说完,那满身邪气的人就跳到他身边,握紧拳头,重重地打在他的脸上

当颜元庭下到停车场时,叶宁正静静地坐在车里。

当她看到他毫无表情地走到驾驶座上时,她抬起头说:“对不起,我刚才太冲动了。”颜明成要死了,不肯承认。现在根本不是讨论这些事情的时候。如果这件事被证明,阎老子是杀不了他的。

听到颜明成的否认,颜婉婷的眼神更加深思熟虑。如果他瞧不起阎明诚,他会说他从来没有看过他。

燕的废物。

“如果不是你,老人就不会住院了。”

颜明成看着颜冠廷的眼睛,吓了一跳,但一想到病房里的老人,他立刻开始努力工作。

颜婉婷皱了皱眉。

“严副院长,希望您能慎重考虑。你在新季度管理过公司的财务吗?财务部出了什么事,助理警告严明成。

果然,颜明成听到助理的话,大发雷霆。

一个小助手怎么敢教训他?它是什么?看阎想生气。这就是他带出来的那个人!

颜冠廷见颜明诚的嘴都歪了,心里暗自嘲弄。

阎老子,一个精明的人,培养了阎明诚的人渣。

“明诚,我敢肯定旺特不会毫无根据地说出来。”石明兰机智地看着严明诚。

听到嫂子的话,颜明成很不高兴。

“你们都是对的。”颜明成咬牙切齿地说。

母子俩,一只老狐狸,一只小狐狸!

“你可以进去看望病人。”小护士从病房里出来,对人们说,她的眼睛一直盯着颜婉婷。

一边叶宁只是小护士的爱慕之情都在眼里看到,眼底闪现出一丝丝复杂的色彩。

几个人走进病房,发现老严躺在床上。

“宁宁,你来了。”颜师傅好像看不见别人。他直接向叶宁打招呼。

严婉婷来到阎老子身边,被明岚推了一把。

当严看到他时,他感到很生气。

“滚出去!”阎连科躺在床上虚弱地说,好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。

叶宁从来没有见过严师傅这么大的火。

“爷爷,别生气。关婷不是故意的,“叶宁上前安抚严老子,严老子冷冷地哼了一声。

然而,严婉婷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叶宁,然后离开了病房。

当晚,明兰和燕婉婷回去了。叶宁和严老子在医院过夜。他太老了,不必担心什么。

因为熬夜,怀孕的叶宁很不稳定,刚从浴室出来,我就感觉到眼前的黑暗而昏倒。

热门软件

  • 电脑软件
  • 手机软件
  • 手机游戏
更多>

用户评论

返回顶部